同时长弓手们被布置在侧翼

发布时间 2019-09-21 17:12:29 点击: 3 作者:

克雷西之战便是英法百年战争中的一次经典战役。

公元一三四六年七月。

克雷西会战也叫克雷西战役。英军以英格兰长弓大破法军重甲骑士与十字弓兵,发生于1346年8月26日,英王爱德华三世率军9000人渡海侵入。

法王腓力六世将兵三万余人迎敌,双方战于克雷西,英国长弓手起了关键作用。接连打退了法军的十五次冲锋。腓力六世受伤。法军则伤亡惨重。被迫退兵亚眠;乘胜进入诺曼底,英军。

此战法军伤亡万余人,堪称世界战争史上一次以弱胜强的典范,英军伤亡则不到二百人,而此战会战也基本决定了百年战争前期英国对法国的胜利,在百年战争中。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指挥的英军和法国国王腓力六世的法军在克勒西附近进行的一场大交战,1346年8月2。

而其中英国紫杉长弓作为英国步兵中的关键力量,

双方的兵力对比相当的悬殊,

英国人靠着武器装备和战术上的优势取得了胜利,此战之中步兵作为步,骑联合兵种编队的主要成分,在战役的整个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此战说明了步兵在骑兵面前并不是不堪一击的,击败并重创了当时号称是最难对付的法国重装甲骑士,当时的法军兵力接近6万,其中有名重骑兵。六千左右的热那亚十字弩手。名轻骑兵剩下的就是大约左右的一群跟在部队的后面且缺乏纪律的所谓"公社征募。

而英军的部队则刚过两万,两军的兵力差距是如此的明显但同法军相比。英军有更为完善的组织?队形和装备,英国步兵装备有紫杉长弓,虽然无法有效伤害到全副武装的法国重装骑士,但可以打断其冲锋。

将自己在兵力上的"损失"在地形上尽力的补会,

迫使对方陷入混战,从自由农民中招募的弓箭兵精通自己的武器,但是两军在战前的准备上则全然相反,英军的指挥官爱德华三世精心的布置了战场,两万人的部队在数量上被很平均的分成了三个部分。爱德华三世让大部分英格兰骑士下马作战排成三支纵队。另有弓箭手布置在。

配备了投射物器,

每只纵队都有下马的骑兵和持矛的士兵组成坚强核心,开战时间大概是傍晚,法军用热那亚雇佣弩兵率先发动攻击,攻击那些掩护英军左翼的弓箭手,这些热那亚弩手非常强大!不幸的是:英军长弓兵的射程。

而且英国弓兵站在高处向山下射击,

法军还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他们在逆光的状态下进行射击的,相比之下:英军的攻击则有效的多,长弓是用紫杉木做的,紫杉木非常坚固!做弓箭非常!

步兵叫喊着开始冲锋,

但是骑兵在冲锋时防御也是最弱的时候,

在射程上和威力和地势上占尽了便宜,几轮射击后。法军弩兵死伤惨重,法军第2阵地主要由征召的矛兵组成这些人无组织无纪律。战斗力低下:但是和逃跑的弩兵撞在一起,混乱不堪,战况至此腓力六世让法军第一批骑士开始。

尽管法军装备精良。更糟的是法军骑士和溃退的矛兵撞在了一起他们也未能冲到英军前面,在长弓箭雨下死伤惨重,有几次也冲到英军面前,法国有欧洲最精锐的重骑兵;但是装备了骑枪的骑兵虽然增强了冲锋威力但是却降低了肉搏能力英国拥有欧洲最精锐的重装步兵和下马骑士,而且还有地形优势及一些擅长对付骑兵的威尔士长。

就算法军骑士冲上来,在冒着箭雨,无地形优势和无法完成冲锋的情况下:当然只能被英军步兵一个个剁成。

法军的16次冲锋均被打退。

腓力六世负伤被迫撤退;克雷西战役以法军的惨败告终,爱德华三世则率军亲自坐镇中央。整个布阵情况总的来说就是两翼前出的倒V字型。

在每个部分的中央是由大约一千名骑士组成的方阵,其的好处在于给长弓手们提供了一面结实的"墙"!唯一不同就是这些骑士们全都不骑马。有此方阵不但可以在敌人接近时让长弓手退到其后减少。

同时长弓手们被布置在侧翼。

另外在白天英国的威尔士步兵还在阵前挖掘了许许多多的陷阱,

同时还可以带给长弓手们一个信念即,自己不会被自己的骑兵丢弃不管;我军一定能够顶住法国骑兵的冲锋!按梯队的形式向前排列,这样一来则长弓兵就将进攻中央的法军给套进了这个倒梯形的陷阱之中了,在每个方阵的后面还都准备了重骑兵预。

法王菲力普六世则有"优秀的骑士,糟糕的国王"的外界评价,不仅仅是没有做必要的战前准备甚至连侦察部队都没有派遣就一头撞向了英军的防线,在后来的战斗中其也只是一味的利用兵力上的优势不断的冲击英军的战线;虽然具有相当的骑士风格但是其结果则是致。

于是十字弩手被调到了前面。

在1316年8月26日的下午六点左右,当时的法王还想将部队集结一下再发动攻击,法军排成冗长的一路行军纵队到达了战场,但是那些"士气高涨"的法军骑士们则不听命令开在弩兵行动后不久就开始"自己"的。

而此时的热那亚十字弩手排成了整齐的队伍开始向英军进行射击,他们在150码的地方停了下来向英军进行了齐射,同时由于热那亚弓手正直接面对着午后的阳光;但是英军位置是在一个坡地上。多数的箭都没有射中目标,热那亚十字弩的射击对英军来说可以说是毫发无伤,于是热那亚的十字弩手们又再次向前移动打算将距离再拉。

但是英军没有再给他们机会。铺天盖地的箭雨倾洒在了十字弩手的头上,仅仅是短短的几次齐射就使得热那亚人溃不成军。而是此时已经冲上来的法国。

此时对这些热那亚人来说最致命的也许还不是降临在头上的箭雨。自相践踏和混乱很自然的变成了当时的主乐调,虽然出现的大规模的混乱,但是一些法军还是攻到了英军的面前证明了自己是欧洲最难对付的骑士?战役开始仅仅几分钟就出现了激烈的生死厮杀;此时似乎战斗向着有利于法军的方向。

但是很遗憾不久英王和其他两个分队的指挥官就很快并果断的出动了自己留在阵后的重骑兵预备队阻止了法军的冲击,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战斗中法军不断的进行着一件事就是突击。同时两翼的长弓手则不断的进行着射击虽然不断有士兵中箭倒地但是法军的骑士风格和进攻精神还是让人为之?

残酷的战斗一直进行到了深夜,法军的十六次冲锋全部被击退,法王此时虽然还有部队但是七零八落而一身疲惫的散兵已经不可能再挽回。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